首页 > 亲办案例 > 大案要案 >

亲办案例

CASES HANDLED BY US

担任潘某某涉嫌诈骗罪一案辩护人

时间:2018-08-27 12:02:39 人气:156

案情简介


2013年开始,被告人张某支付高息为诱饵,虚构所借资金用于替他人归还银行贷款,并可以获得高额回报等事实,隐瞒所借资金为了偿还个人债务及个人挥霍的真实目的,骗取他人资金,并用后续骗取的资金支付前期债务。被告人张某明知这种方式最终将导致资金链断裂、仍然多次骗取他人资金。


2014年底,被告人张某为了应对被害人归还债务的要求并继续骗取资金,让被告人潘某某冒充平安银行工作人员,虚构所借资金都在潘某某处做“过桥业务”的事实,要求被害人将部分资金存入潘某某银行账户。被害人将资金转入被告人潘某某银行账户后,潘某某按照张某安排全部转至张某账户。在被害人催要欠款或到约定的付息目时,张某将部分资金转入潘某某银行账户,由潘某某支付部分利息。


2013年至2015年5月,被告人张某骗取被害人共6人2409.2488万元不能归还,潘某某参与骗取被害人942.6504万元不能归还。


201年8月24日,某某市人民检察院以*检公二刑诉(201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董某、吴某、李某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法院审理期间,公诉机关认为需要补充侦查,于2016年11月29日建议本案延期审理。2017年3月1日,公诉机关以*检公二刑变诉(2017)*号变更起诉书。2018年3月26日,某某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01刑初***号判决书,判决被告人潘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50万元;责令被告人潘某某对其参与其中的违法所得,共同承担退赔责任。


案件承办


接受委托后,本着对事实和法律高度负责的精神,季永凯律师经过多次会见犯罪嫌疑人了解案情,并详细查阅卷宗证据,针对起诉意见书指控的犯罪事实的认定虽无异议,但对指控被告人参与骗取被害人的数额及未还数额有异议,且认为被告人具有法定和酌定从轻的处罚情节,并提出了详细的辩护意见。经法院审理后,采纳了辩护律师的观点。


辩护词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


一审判决书


张某等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山某某省某某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6)鲁01刑初**号

公诉机关山某某省某某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某,男,1980年8月4日出生于山某某省某某市,汉族,中专文化,无业,住某某市,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5年9月1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2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山某某省某某市看守所。


辩护人刘龙,山某某齐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潘某某,男,1982年1月23日出生于山某某省某某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某某市,户籍地济阳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5年9月6日被取保候审,2016年8月3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山某某省某某市看守所。


辩护人查才有、季永凯,山某某才有律师事务所律师。


山某某省某某市人民检察院以鲁济检公二刑诉[2016]1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某、潘某某犯诈骗罪一案,于2016年8月2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1月25日、2017年3月30日、11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山某某省某某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周翔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某、潘某某及其各自的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审理期间,公诉机关认为需要补充侦查,于2016年11月29日建议本案延期审理。同年12月29日,本院根据公诉机关提请,恢复了对本案的审理。2017年3月1日,公诉机关以鲁济检公二刑变诉[2007]1号变更起诉决定书,对被告人张某、潘某某追加起诉,后公诉机关认为需要补充侦查,分别于2017年6月1日、10月1日,二次建议本案延期审理,同年7月1日、11月1日,本院根据公诉机关提请,恢复了本案的审理。因案情复杂,经山某某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山某某省某某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开始,被告人张某以支付高息为诱饵,虚构所借资金用于替他人归还银行贷款,并可以获得高额回报等事实,隐瞒所借资金为了偿还个人债务及个人挥霍的真实目的,骗取他人资金,并用后续骗取的资金支付前期债务。被告人张某明知这种方式最终将导致资金链断裂、仍然多次骗取他人资金。2014年底,被告人张某为了应对被害人归还债务的要求并继续骗取资金,让被告人潘某某冒充平安银行工作人员,虚构所借资金都在潘某某处做“过桥业务”的事实,要求被害人洒某某、崔某某将部分资金存入潘某某银行账户。洒某某、崔某某将资金转入被告人潘某某银行账户后,潘某某按照张某安排全部转至张某账户。在洒某某、崔某某催要欠款或到约定的付息日时,张某将部分资金转入潘某某银行账户,由潘某某支付部分利息。


2013年至2015年5月,被告人张某骗取洒某某等6人2409.2488万元不能归还,潘某某参与骗取被害人洒某某、崔某某942.6504万元不能归还。


2015年5月21日,被告人张某潜逃,同年9月17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9月6日,被告人潘某某经公安机关电话传唤到案。


公诉机关就起诉指控的上述事实向法庭宣读、出示了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书证、鉴定意见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某、潘某某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构成诈骗罪。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对于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被告人张某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张某未被采取强制措施前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自首;2、张某系初犯,主观恶性较小,认罪悔罪,要求对张某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潘某某辩解其未参与张某骗取洒某某从益康超市所借的300万元。其辩护人对起诉指控潘某某犯诈骗罪没有异议,但对潘某某参与诈骗的数额及未归还的数额提出辩护意见:1、洒某某及其亲友共转入潘某某账户22笔,金额958万元,但2015年3月9日之前,潘某某只是为张某提供账户,并没有参与诈骗洒某某,因此,从陈晨账户转入潘某某账户的300万元不应计入潘某某诈骗洒某某的犯罪数额;2、起诉指控潘某某诈骗崔某某的数额中,2015年4月7日前,潘某某仅是提供账户,此前的转款数额不应认定为诈骗数额。2015年4月10日从某某新本经贸有限公司转入潘某某账户的1.5万元,当天转给了崔某某。根据阴某某证言,崔某某曾让潘某某转给阴某某10.9万元,上述12万元不应再计入潘某某的诈骗数额,认定潘某某的诈骗数额应为555.0004万元;3、潘某某有自首情节,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系初犯、偶犯,主观恶性较小,综合上述量刑情节,请求对潘某某减轻处罚。


被告人张某、潘某某及其各自的辩护人均未向法庭提供新的证据。


经法庭审理查明:自2013年起,被告人张某虚构借款用于为银行贷款做“过桥业务”,向出借人许以高息回报,骗取他人钱款,所借款项实际用于归还个人债务及挥霍,张某在明知无法归还前期借款的情况下,仍然以上述同样手段继续骗取他人资金。2014年底,张某为了应对被害人索要欠款,继续隐瞒巨额欠款无法归还的情况,指使被告人潘某某冒充平安银行工作人员,谎称借款用于在潘某某处做“过桥业务”,继续向洒某某、崔某某借款,为了使被害人相信借款用途,假意让洒、崔二人将部分借款转入“银行工作人员”潘某某个人的银行账户,然后潘某某再按照张某的安排,将被害人转入其账户的款项转入张某账户或直接归还张某的欠款。


具体事实如下:


一、被告人张某、潘某某诈骗被害人洒某某的事实

2014年7月,被告人张某向洒某某谎称与平安银行领导很熟,在平安银行做“过桥业务”,向洒某某借款并支付高息,至2014年底,借款到期后一直未能归还。为了继续从洒某某处骗取钱款,张某让潘某某冒充平安银行工作人员,谎称张某在平安银行有几千万的“过桥业务”,其中包括洒某某之前借给张某的款项,洒某某信以为真。之后张某继续编造在其他银行有“过桥业务”、短期借款利息加倍等各种虚假理由,指使潘某某以潘自己的名义向洒某某借款。综上,张某共骗取洒某某1912.4984万元,潘某某参与骗取876.5万元。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害人洒某某的陈述、辨认笔录证明:2014年7月,同事傅国祥带张某到其办公室,张某称其在平安、民生银行做“过桥业务”,向其借款,200万一周利息5万元。同年7月14日,其与张某签订了借款协议,借给张某200万元,至同年12月底,11次共借给张某1240余万元。2014年10月,张某讲他和平安银行贷款部经理潘某某一起做“过桥业务”,由于后期张某还款不及时,其对张某产生怀疑,想核实一下张某是否确在银行有“过桥业务”,在其多次要求下,2015年春节后,张某安排其与潘某某见面,潘某某着银行制服,胸口挂着平安银行名牌,潘某某介绍说平安银行发展很快,做“过桥业务”挺赚钱,和很多大银行有合作,建议其投资,其向潘某某求证张某在平安银行有没有2400万元固定款项做“过桥业务”,潘某某不仅表示有“过桥业务”,还证实除张某向其借的600万元外,张某与其他合伙人还有自有资金1800万元。与潘某某见面不久,张某带着潘某某,潘某某以与华夏银行有笔合作贷款业务急需资金为由向其借款200万元,并出具了借条,张某在一旁劝其多多支持潘某某,之后,潘某某又以做“过桥业务”需要资金等各种理由向其借款,其陆陆续续又转给潘某某、张某多笔资金。张某还以在民生银行有笔3000多万元的“过桥业务”即将放款,以打点关系、交纳保证金等理由多次向其借款,2015年4月,张某又安排其与民生银行业务经理张某甲见面,张某甲讲张某在民生银行的3300万元贷款已经审批下来了,但需要存款330万元才能发放贷款,330万元存入一个月后就能提走,其相信了张某和张某甲的说法,从同学张炳钧处借了100万元给了张某。同年5月20日以后联系不上张某了。其找到潘某某,潘某某讲张某所说的办理“过桥业务”是虚假的,向潘某某支付的借款都转到张某指定的账户,并未办理任何银行业务。经辨认,张某即是编造各种理由向其借款的男子。


2、洒某某提供的借款协议、银行交易明细、借条、说明、洒某某与潘某某谈话录音、与张某甲视频资料整理内容、与张某、潘某某短信交流内容等证据证明洒某某与张某之间借款、转款等情况。


3、证人张某某书写的说明证明:2014年11月25日,洒某某向其借款69万元并让其转入张某尾号3068账户,洒某某已归还此款。2015年3月17日,洒某某向其借款50万元并让其转入潘某某中国工商银行尾号0650账户,洒某某已归还此款。


4、证人周某某写的说明证明:2014年11月21日,洒某某向其借款100万元并让其转入张某尾号为3068的账户,洒某某已归还此款。


5、证人张某某书写的说明、中国建设银行客户回单证明:2015年4月28日,洒某某向其借款100万元并让其转入张某中国农业银行尾号为2163的账户,洒某某已归还此款。


6、证人洒某某的证言、账户明细证明:2015年4月30日,洒某某向其借款40万元,并让其转入了潘某某尾号为0650的账户,其通过自己浦发银行卡转账四笔,共20万元,通过哥哥洒西安的账户转款5万元,通过侄女洒炎炎的账号转账三笔,每笔5万元,三人账号共转款40万元,上述借款洒某某已归还。

7、张某建设银行、农业银行账户明细、潘某某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明细证明:2013年6月17日至2015年6月21日张某与洒某某及其亲友账户资金往来及潘某某与洒某某之间资金往来情况。


8、证人傅某某的证言证明:2014年下半年,其介绍张某和洒某某认识,张某向洒某某借款并支付利息,其他情况其不清楚。


9、证人尹某某的证言、账户明细证明:其与张某是初中同学。张某以对外放贷、潘某某在平安易贷有业务需要资金为由多次向其借款,2013年1月至2014年4月,其共转入张某账户942040元,张某归还本息459.3万元;2014年1月至4月,其转入潘某某账户329.8万元,从潘某某账户转给其72.9万元。通过母亲李玉芳的账户转给张某、潘某某110万元,归还了191.5万元。

10、证人杨某某(尹某某前妻)的证言、账户明细证明:其与尹某某2015年6月离婚。张某曾以对外放贷需要资金、用于潘某某平安易贷业务为由多次向其借款,2013年7月至2015年1月,其向张某账户转款777.43万元,张某分别归还783.23万元、122万元,2014年1月至2014年7月,其分别向潘某某账户转款162.9万元、190万元,从潘某某账户分别归还82.98万元、83.9万元。


11、洒某某提供的录音、录像光盘证明洒某某与张某、潘某某、张某甲之间催要借款的情况。


12、被告人张某供述单独及与潘某某共同骗取洒某某钱款的时间、手段、数额等主要情节与上述证据均相吻合。


13、被告人潘某某供述:其原系平安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山某某分公司业务员。2011年张某在平安易贷贷过款。2012年或2013年,张某介绍其认识张某同学尹某某。张某对其讲,张某从尹某某处借款500多万元,用于放高利贷,并不是做“过桥业务”,如果尹某某向其问起,让其默认就行,让尹某某放心借给张某钱。2014年1月以后,其按照张某安排,以在平安易贷做“过桥业务”需要资金为由向尹某某要钱,尹某某、杨某某夫妇将款项转入其工商银行账户,其随后转给张某,需要付息时,张某转给其,其再转给尹某某或杨某某,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让尹某某相信把钱放在其处比较安全还能获利。2014年10月,张某借尹某某本息达到1000余万元,从2014年10月至2015年5月,每月给尹某某的利息七八十万元到一百万元不等,每月付息都比较及时。2015年2月,张某介绍其与洒某某认识,让其冒充平安银行的工作人员,许诺给其支付购买紫御台房产首付款一二十万元,让其向洒某某谎称张某在平安银行有2400万元的业务,其中包括借洒某某的600万元,1800万元是张某和其他合伙人的,其向洒某某证实确有此事,欺骗洒某某的方式和骗尹某某的方式一样,目的是让洒某某信任张某。几天后张某让我以自己在农业银行做“过桥业务”需要资金为由向洒某某借款200万元,其按张某的说法向洒某某要钱,洒某某分几次转给其200万元,其和张某给洒某某出具了200万元的借条和一份证明,证明的内容是张某从洒某某处借800万元(包括张某先前借的600万元)在平安银行做“过桥业务”,其是证明人,负责监管这些款项的使用,这部分款项所得的利润由其每月18号、3号转给洒某某,每次40万元,每月合计80万元。之后张某又编造各种虚假理由,向洒某某借款,归还前期的借款人,张某讲这是斗智斗勇,玩人的。2015年3、4月份,张某给其转款越来越少,其转给洒某某等人的利息越来越不及时,洒某某等人不断向其催要欠款,其继续按照张某编造的各种说法再向洒某某等人要钱,归还先前的借款。洒某某转入其账户的款项按张某要求支付了一些人的利息,余款都转给了张某。2014年5月至12月,张某每月给其3000元好处费,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4、5月份,张某频繁请其吃饭、夜总会消费,基本上每周都去夜总会,每次消费三四千元,每次都是张某结账。


二、被告人张某、潘某某诈骗被害人崔某某的事实


被告人张某向崔某某介绍潘某某是平安银行信贷部主任。2015年1月起,张某对崔某某谎称其在平安银行潘某某处做“过桥业务”需要资金,向崔某某借款并承诺给其高息,崔某某将款项转入张某、潘某某银行账户,潘某某按照张某的安排给崔某某返还利息。后来张某、潘某某又以潘某某开展业务需要资金为由向崔某某借款,以潘某某名义出具借条。被告人张某共骗取崔某某钱款116.8004万元,潘某某参与骗取的数额为55.2504万元。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害人崔某某的陈述、辨认笔录证明:其与张某系同学。2014年底,张某以在银行做“过桥业务”需要资金为由分二三十次向其借款,大部分借款转入潘某某账户,有的转入张某或张某指定的他人账户,其中有20万元是转入张某姑姑张某乙账户。开始张某还款比较及时,后来催得紧的时候张某或潘某某会还几万元。之前和张某一起吃饭时张某都带着潘某某,张某介绍潘某某是平安银行信贷部主任,向潘某某账户转款后,其也向潘某某催款,潘某某讲张某所借款项都在平安银行做存贷比业务,找各种理由拖延还款。2015年4月7日,张某、潘某某约其吃饭,潘某某讲他开展业务急需200万元,张某讲他3300万元“过桥业务”款很快就下来,到时候之前的借款一并归还,之后其分几次转给潘某某200万元,潘某某出具了200万元的借条。5月20日,经核实潘某某单位并无所谓的“过桥业务”,次日便无法联系到张某了,潘某某讲张某并没有将借款用于“过桥业务”。经辨认张某、潘某某即是以做“过桥业务”向其借款的男子。


2、证人张某某出具的说明证明:2015年3月27日至4月10日,崔某某向其借款共21.5万元,上述款项其按照崔某某的要求通过其公司账户转入潘某某账户,上述借款崔某某已归还。


3、张某、张某乙、潘某某、崔某某账户交易明细、张某乙证言等证据证明:张某、潘某某与崔某某等人转款的情况。


4、崔某某提供的转款明细、借条、转账支票等证据证明:张某向崔某某借款的时间、金额及张某以支票还款等情况。


5、证人阴某某的证言、账户明细证明:阴某某曾借给同学崔某某20万元,崔某某将钱给了潘某某,2015年5月13日崔某某让潘某某转给阴某某10.9万元。


6、被告人潘某某供述:张某介绍其认识了崔某某,张某以在平安易贷做银行“过桥业务”为由,从崔某某处借款,和欺骗尹某某、洒某某的方法一样。为了应对前期借款人不断索债,张某与其编造在其处做“过桥业务”的虚假理由,以其名义继续向崔某某借款,所借款项均转入其账户,用于张某归还前期借款,由于借款人不断催其还款,其又不得不想法向洒某某、崔守超等人不断借款,拆某某墙补西墙,崔某某陆续给其转了100余万元,加上先前张某欠的90万元,其给崔某某出具了200万元的借条,之后其转给崔某某本息70万元。


7、被告人张某供述骗取崔某某钱款的时间、数额、手段等情节与上述证据均相吻合。


三、被告人张某骗取被害人王某某钱款的事实


被告人张某与被害人王某某系同学。2014年7月至2015年4月,张某向王某某谎称在银行做“过桥业务”需要资金,并承诺支付高息,先后多次骗取王某某共计42.9万元。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害人王某某的陈述证明:其与张某系同学。2014年7月,张某讲他在平安银行和民生银行做“过桥业务”,资金很安全,三天2%的利息,其第一次借给张某10万元现金,几天后张某给其2000元利息。之后以类似理由向其借款十几次,之后其要求张某还款,张某讲借款都在潘某某处。同年5月12日,其找到潘某某,潘承认钱确实在他那儿,并给其出具了160万元的借条。2014年8、9月份,张某向其介绍潘某某是平安银行信贷部主任,张某通过潘某某在银行做“过桥业务”,张某总是和潘某某在一起,每次潘某某都着银行制服,戴姓名牌,一看就是银行工作人员。2015年5月,其联系不上张某以后,其与其他被害人一起找到潘某某,潘某某讲之前与他们这些人见面都是张某安排的,如何回答他们的询问也是张某安排好的。


2、借条、转款明细等证据证明王某某借给张某款项的数额及转款情况。


3、张某的建设银行3068账户明细、农业银行2163账户明细(电子版)、王某某的建设银行7788账户明细证明:张某建设银行账户收到王某某转款286.8万元,转给王某某247万元,张某的农业银行2163账户收到王某某转款50万元,张某转给王某某60.5万元。2014年11月13日王某某转入米运波账户36000元。


4、被告人张某供述骗取王某某钱款的时间、数额、手段等情节与上述证据均相吻合。


四、被告人张某骗取被害人梁某某钱款的事实


被害人梁某某通过妹夫王某某介绍认识了张某。2013年10月,被告人张某谎称其在银行做“过桥业务”需要资金,多次向梁某某借款,至2015年2月,共骗取梁某某186.3万元。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害人梁某某的陈述证明:其妹夫王某某与张某是同学,其通过妹夫与张某认识。2013年10月,张某以做“过桥业务”需要资金为由向其借款,月息5分,其借给张某10万元,扣下了5000元利息实际给付9.5万元,之后,张某又向其借款20次左右,张某给其出具了330万元的借条。2015年5月21日,其联系不到张某,到银行兑张某给其的100万元支票时兑不出来,知道被骗了,其共损失300万元左右。


2、书证借条证明:张某向梁某某借款的时间、数额等情况。


3、书证银行账户明细证明:张某与梁某某之间借款转款、还款情况。


4、书证转账支票证明:2015年5月19日,某某九悦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出具金额100万元转账支票,收款人为梁某某。


5、被告人张某供述骗取梁某某钱款的时间、数额、手段等情节与上述证据均相吻合。


五、被告人张某骗取被害人王某某钱款的事实


被告人张某以在平安银行潘某某处做“过桥业务”需要资金为由,向王某某借款并承诺支付高额利息,2013年10月至2015年4月,共骗取王某某74.35万元。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害人王某某的陈述证明:其与张某系同学,2013年10月起,张某以做“过桥业务”需要资金为由向其借款,月息5至7分,其先后分7次分别通过其母安杰等账户共借给张某147.3万元,2015年4月28日,张某出具了135万元的借条,后来找不到张某了。其借给张某的款项部分转入张某或张某指定的账户,其中30万交给张某现金。2014年3、4月至10月,张某约其、王某某、陈晨到澳门玩了四、五次,机票及在澳门玩的大部分费用都是张某承担,张某每次到赌场赌的都很大。


2、王某某提供的转款明细及侦查机关调取的王某某、安杰、潘某某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明:王某某向张某转款的时间、数额以及王某某、安杰与潘某某之间资金往来情况,经统计,张某尚欠王某某43.35万元。


3、被告人张某供述骗取王某某钱款的时间、数额、手段等情节与上述证据均相吻合。


六、被告人张某骗取被害人梁某某钱款的事实


被告人张某谎称其在银行做“过桥业务”需要资金,向梁某某借款并承诺给其高额利息,2013年11月至2015年1月,共骗取梁某某65.5万元。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害人梁某某的陈述证明:其通过姐夫王某某认识了张某。2013年10月,张某以做“过桥业务”需要资金临时周转为由向其借款,月息5分,第一次其借给张某9万元现金,张某支付了4500元利息,三个月后归还了本金9万元。至2015年1月,共借给张某86万元,张某支付利息20万元。2015年4月,电话联系不上张某,也找不到人,经询问得知张某根本没有做所谓的“过桥业务”。


2、借条、转账明细证明梁某某给张某转款的时间、数额等情况。


3、梁某某中国农业银行尾号为2569账户的电子流水明细证明梁某某与张某账户的交易情况。


4、被告人张某供述骗取梁某某钱款的时间、数额、手段等情节与上述证据均相吻合。


综上,被告人张某骗取被害人洒某某、王某某、梁某某、崔某某、王某某、梁某某款项共计2398.3488万元,潘某某参与诈骗数额931.7504万元。上述赃款张某用于澳门赌博消费1047.4万余元,购买彩票支出16.4789万元,餐饮、按摩、KTV、购物等消费309.56935万元,其余款项用于归还个人债务及支付潘某某部分好处费等。


2015年5月21日,被告人张某逃匿,同年9月17日被抓获。同年9月6日,被告人潘某某经公安机关传唤主动到案。


本案还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张某甲的证言、辨认笔录证明:张某甲与张某系同学。2005年至2008年其在民生银行工作。2015年4月,张某向洒某某介绍其是民生银行的客户经理,并安排其与洒某某见面,让其以民生银行客户经理的身份向洒某某介绍张某在民生银行有3000万元的贷款业务,其按张某要求向洒某某说明贷款已经通过审批,很快可以放贷。经张某甲辨认,洒某某就是张某让其证明张某在民生银行有3000万元贷款业务的男子。经洒某某辨认,张某甲就是张某介绍与其见面的民生银行工作人员。


2、证人袁某某的证言证明:其与张某2015年7、8月份离婚。2015年5月,张某到重庆住在朋友家中。2014年下半年,张某支付首付款20万元购买了重庆市北碚区歇马镇云泰路4号龙湖紫云台小区2幢2单元1-2房产,张某每月给其一、二万元生活费,其中8000元用于还房贷,目前上述房产尚欠银行贷款60余万元。


3、证人杨某乙的证言、李宝霞账户明细证明:杨某乙通过徐利华认识了张某,2014年9月至11月,杨某乙分多次通过妻子李宝霞的账户借给张某353.8万元,张某先后归还了396.2万元。


4、证人陈某某的证言、账户明细等证据证明:张某向其儿子陈晨借款,陈晨出借的款项是向其借的,2014年4月至12月,其共收到张某归还借款201.3万元。


5、证人张某乙的证言、账户明细等证据证明:张某曾以做生意需要资金为由向其借款,2013年1月至2014年12月,其转给张某91万元,张某转账归还了58.75万元。其不认识潘某某,由其工商银行账户转给潘某某2.4万元的情况不清楚,张某曾借用其工商银行卡,该笔款项可能是张某转的。


6、证人徐某某的证言、账户明细等证据证明:2014年5月,张某讲他在平安银行做“过桥业务”,有次一起吃饭时张某叫上了潘某某,张某介绍潘某某是平安银行的领导,2014年6月25日,张某让其帮忙代收了40万元,40万元到账后,张某提出向其借款20万元用于平安银行“过桥业务”,月息2万元。其连同代收的40万元,共转给张某60万元,之后张某又多次向其借款,至2014年7月21日,共向其借款200万元,部分款项转入张某账户,部分转入张某指定的他人账户。刘月光、张显淑夫妇因不会操作网银,他们借给张某的款项有些通过其账户转给张某或张某指定的账户。


7、证人蔡某某、范某某的证言、账户明细等证据证明:他们夫妇曾借给张某1万元现金,并给张某两张信用卡,张某透支了4万元左右,张某通过范某某账户归还了6000元。张某账户转入蔡某某账户的15.99万元是张某通过其账户取现,还有几笔是转给李某乙的。张某转入范某某账户的26.42万元,其中1万元是张某支付的张某火锅店装修款,有10万元是张某让其转给何贤的,其余款项是张某让范某某提取现金。


8、证人曲某某的证言、账户明细等证据证明:徐某某、徐利华夫妇没有中国工商银行网银,他们通过其账户转给张某账户50万元。


9、证人李某甲的证言、账户明细证明:李某甲不认识张某,李某甲账户内收到的张某转款357568元可能是张某找其兑换外币的转款。


10、证人薛某甲的证言、收款收据、账户明细等证据证明:2015年1月7日,薛亮转入张某账户54820元是张某到金店出售旧首饰支付的款项。


11、证人孙某甲的证言、账户明细证明:2014年9月2日,孙某甲账户收到张某转款1.3万元是张某火锅店装修时的灯具款。


12、证人霍某某的证言、账户明细证明:2013年10月至2014年12月,张某转入霍长霞丈夫李浩账户的8.7万元是张某从我公司购买机票支付的票款。


13、证人赵某某的证言、账户明细证明:2014年10月14,张某转入赵某某账户的2万元是张某通过我账户提取了现金。


14、证人孙某乙的证言、账户明细证明:2015年3月至5月,潘某某向其借款10.3万元用于归还潘某某的信用卡,后来归还其5万元。


15、证人薛某乙的证言、账户明细证明:2013年11月1日、2014年9月23日转入其账户的49900元、2万元,共69900元是张某当时没有带银行卡,通过手机银行转入其账户,其帮张某提取的现金。


16、证人张某丙的证言证明:尹某某和张某是同学,其曾在尹某某公司任会计,2014年9月3日,其账户收到张某归还尹某某8000元。


17、证人孙某丙的证言、账户明细证明:2015年,其与张某、张某的舅舅、洒某某等人一起吃饭时,张某说下午给其一张承兑汇票,让其帮忙贴现,贴现的款项给张某或者洒某某,后来洒某某问其贴现款项到账没有,其告诉洒某某张某还没给其承兑汇票。其建设银行账户2013年1月至2014年10月转入张某账户3000元是张某归还的借款,转入的12.46万元部分是支付其给张某装修火锅店的工钱,部分是张某让其帮忙还信用卡的款项,还有一部分是归还的借款。其名下尾号9469华夏银行卡是张某和潘某某给其办的易贷通卡,透支额度10万元,每月还款4800元,还款期限三年,当时潘某某讲这个卡没有批下来,2015年3月16日,潘某某转入该账户4800元,应该是潘某某归还的透支款。


18、证人李某乙的证言、账户明细证明:2014年8月22日,张某转入其账户1万元是张某支付的装修火锅店的费用。


19、证人李某某(某某泉景广告传媒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证言、现金支票、营业执照等证据证明:2015年初,张某提出借其公司账户走账,让其开张支票,其开具了一张300万元的现金支票,但其公司账上当时只有几千元。


20、证人杨某某(某某九悦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证言、转账支票、营业执照等证据证明:张某曾以帮其联系业务为由从其处拿走几张盖有公司财务章、杨某某人名章的空白转账支票,经辨认,收款人崔某某、梁某某、洒某某的各100万元转账支票是其公司的支票,支票上的出票日期、收款人、金额、密码不是其填写的。


21、证人咎某某的证言、房屋租赁合同、账户明细等证据证明:2011年10月,张某租赁其本市新黄路李庄社区舜馨佳园的住房。其账户2013年3月23日、2014年10月23日收到张某转款是张某支付给其的房租。


22、张某银行账户交易记录证明:张某2014年6月28日至2015年4月6日,在澳门消费1047.495487万元,购买彩票支出16.4789万元,餐饮、按摩、KTV、购物等消费309.56935万元,共计消费支出1373.543737万元。


23、书证张某银行账户交易明细、银行查询结果说明、光盘刻录说明、张某建设银行尾号为3068账户、中国农业银行尾号为2163账户的电子流水、潘某某中国工商银行尾号为0650账户的电子流水情况等证据证明:张某、潘某某上述账户的交易情况。


24、公安机关出具的发破案经过、在逃人员登记表、抓获材料证明:2015年6月4日,洒某某报案,同年6月6日公安机关对潘某某进行询问,8月4日立案调查,并于8月28日对张某上网追逃。同年9月17日,重庆市北碚区刑警支队根据线索在北碚区毛背沱197号1单元4-1将张某抓获。9月6日,潘某某经传唤到案。


25、公安机关出具的户籍材料证明被告人张某、潘某某的自然身份情况。


关于被告人潘某某提出的其未参与张某骗取洒某某从益康超市所借的300万元,其辩护人提出的2015年4月7日之前,潘某某只是为张某提供账户,并没有参与诈骗洒某某、崔某某,张某在此之前诈骗所得的数额均不应计入潘某某的犯罪数额的问题。经查,2013年初至2015年5月,张某以对外放贷、潘某某在平安易贷有业务需要资金为由多次向尹某某夫妇借款,仅转入潘某某账户的款项达700余万元,通过潘某某账户还款350余万元;在2014年期间,张某多次带潘某某与张某的同学王某某、崔某某等人聚会,潘某某穿着银行工作服,佩戴姓名牌,张某介绍潘某某是平安银行工作人员,并介绍其所借资金都在潘某某所在银行做“过桥业务”,资金安全没有问题,潘某某均以默认的方式,配合张某骗取他们的信任,在张某不能及时支付利息时,几名被害人对张某借款用途产生怀疑,为了继续从被害人处骗取钱财,应付被害人及其他债主追要借款,张某指使潘某某编造“过桥业务”需要资金等种种虚假理由,以潘某某名义借款,潘某某将转入其账户的款项再转给张某,按张某的安排从其银行账户转款支付被害人及其他人的本金及利息,潘某某在2013年配合张某从尹某某夫妇处借款过程中即明知张某虚构其身份、编造虚假借款理由,在后来张某以同样手段骗取洒某某、崔某某借款过程中,潘某某仍然予以配合,综上,根据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公诉机关指控潘某某参与诈骗洒某某、崔某某的数额并无不当,被告人潘某某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此条辩解、辩护意见没有事实依据,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潘某某辩护人提出的起诉指控潘某某诈骗崔某某的数额中,2015年4月10日从某某新本经贸有限公司转入潘某某账户的1.5万元,当天转给了崔某某。崔某某曾让潘某某转给阴某某10.9万元,上述12万余元不应计入潘某某的诈骗数额的问题,经查,2015年4月10日,从潘某某账户转入崔某某账户的1.5万元已经计入归还数额,并未认定为诈骗数额,辩护人提出的此条辩护意见不予采纳。潘某某按崔某某要求转给阴某某的10.9万元应视为归还崔某某的数额,辩护人提出的此条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潘某某帮助被告人张某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潘某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成立。被告人张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潘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被告人潘某某经公安机关传唤后主动到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对其依法予以减轻处罚。被告人张某案发前逃往外地藏匿,被重庆市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其辩护人提出的张某被采取强制措施前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自首的辩护意见没有事实依据,不能成立,不予采纳。被告人张某归案后,虽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但其诈骗所得绝大部分用于赌博和挥霍,给被害人造成巨额经济损失,主观恶性较大,其辩护人提出张某认罪悔罪,主观恶性较小,要求对其予以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根据被告人张某、潘某某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对被告人张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对被告人潘某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某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潘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50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31日起至2022年8月30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二、责令被告人张某退赔其违法所得2398.3488万元,按比例发还被害人洒某某、王某某、梁某某、崔某某、王某某、梁某某;责令被告人潘某某对参与其中的违法所得931.7504万元,共同承担退赔责任,并按比例发还被害人洒某某、崔某某。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山某某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副本各一份。

?

审判长毕庶惠

审判员刘建民

代理审判员秦荣萌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朱小青

?

?











推荐资讯/ Recommended News

电话:13869148898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舜泰广场11号楼北区9层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济南刑事律师,山东刑事律师,济南刑事律师事务所,济南刑事辩护律师,济南取保候审律师,济南刑事会见律师 ag88|首页 版权所有 鲁ICP备16011925号
友情链接: ag88|首页_婚姻家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