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办案例 > 传统犯罪 >

亲办案例

CASES HANDLED BY US

担任于某某涉嫌寻衅滋事案的辩护人

时间:2018-08-26 22:40:40 人气:594

一、案情简介

某区人民检察院以**检公刑诉(201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于某等人犯寻衅滋事罪。某市某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刑初字第***号一审判决,于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与其他十九名被告人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经济损失138318元,裘某经济损失248363元。

二、案件承办

接受委托后,季永凯律师针对被告人于某是否具有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情节提出了详细的辩护意见,后合议庭采纳了辩护人的部分辩护意见。法院认定被告人于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与其他十九名被告人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经济损失138318元,裘某经济损失248363元。辩护依法维护了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被告人得到公正的宣判。

三、辩护词

辩护词1.jpg

辩护词2.jpg

辩护词3.jpg

辩护词4.jpg

辩护词5.jpg

四、一审判决书

金某、刘某寻衅滋事一审刑事判决书

泰安市岱岳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7)鲁××刑初××号

公诉机关泰安市岱岳区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袭某,男,1990年5月2日出生,住泰安市岱岳区。

诉讼代理人马晓贝,山东求新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男,1979年11月30日出生,住泰安市岱岳区。

诉讼代理人李伟刚、张龙,山东华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男,1987年6月22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新泰市。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男,1989年9月15日出生,住泰安市岱岳区。

被告人金某,男,1959年2月15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8月3日被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查才有、李本灿,ag88|首页律师。

被告人刘某,男,1968年1月2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10月9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鲍荣军,山东圆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于某1,男,1960年6月15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犯盗窃罪于1983年11月16日被泰安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8月3日被山东省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9日被逮捕。

辩护人(暨诉讼代理人)季永凯,ag88|首页律师。

辩护人(暨诉讼代理人)尹逊辉,山东同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于某2,男,1976年1月1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犯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于2007年9月17日被山东省费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09年7月27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8月3日被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9日被逮捕。

辩护人(暨诉讼代理人)查才钰,山东岱青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贾文成,山东法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金某2,男,1961年2月20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8月31日被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6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张治国,ag88|首页律师。

被告人于某5,男,1966年8月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8月3日被刑事拘留,因患有高血压三级当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暨诉讼代理人)查仲来,ag88|首页律师。

被告人于某3,男,1975年9月16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9月19日被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取保候审。

辩护人(暨诉讼代理人)赵越,ag88|首页律师。

被告人于某4,男,1987年10月9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8月3日被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9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暨诉讼代理人)吴树涛,北京市京师(济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张广峰,山东公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金某3,男,1995年12月1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9月20日被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取保候审。

辩护人(暨诉讼代理人)刘根,山东昊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金某4,男,1969年8月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8月3日被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王某,男,1978年1月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8月3日被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9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魏某,男,1980年4月1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8月3日被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9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林世军,ag88|首页律师。

被告人张某,男,1969年2月2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8月31日被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3日因患有高血压三级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于某6,男,1979年1月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9月23日被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于某7,男,1963年5月7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程度,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8月3日被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9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于某8,男,1972年1月1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8月3日被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张某2,男,1978年12月29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9月21日被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钱某,男,1974年8月7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9月22日被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郑某,男,1970年9月2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户籍所在地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住。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6年8月3日被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何明,山东泰山蓝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泰安市岱岳区人民检察院以泰岱检公刑诉(2017)64号起诉书指控金某等十九名被告人犯寻衅滋事罪,于2017年3月2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袭某、李某1、徐某、杨某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泰安市岱岳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刘伟、王伟峰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以及诉讼代理人,被告人以及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泰安市岱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6月16日22时许,被告人金某、刘某在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店村发现钱某(已另案处理)非法采砂后,使用村委大喇叭要求村民前往该村北面的故县店河河道旁聚集,在村民聚集后,被告人于某1、于某2、金某2、金某4、金某3、于某5、于某4、王某、魏某、于某7、于某3、张某、于某6、于某8、张某2、钱某、郑某等人在明知民警已经赶赴现场的情况下,为发泄情绪,将现场一临工牌型号为50-953N装载机、一神钢牌型号为200-6E挖掘机、一卡特牌型号为320-D2挖掘机、一号牌为鲁C××比亚迪轿车、一号牌为鲁J××摩托车、一号牌为鲁J××桑塔纳警车损毁,并掀翻一铁皮小屋,损毁了该铁皮小屋的防护网、门窗、空调等物品,并打伤被害人袭某、李某3等人。经鉴定,被损毁物品价值共计404791元,被害人袭某、李某3伤情属轻微伤。对上述指控,公诉人当庭出示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以及有关书证。公诉机关认为,金某等十九名被告人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要求依法惩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以造成神钢200-6E型挖掘机、临工50-953N型装载机损失为由,要求赔偿134181元以及上述设备修复期间的停工损失。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袭某以造成损失为由,要求赔偿48.70万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以造成比亚迪汽车损失为由,要求赔偿13000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以造成摩托车损失为由,要求赔偿2596元。

金某等十九名被告人对指控的犯罪事实均提出:“钱某私自采砂,造成本村唯一一条河道无砂蓄水,给全体村民饮水造成危害,村民多次向政府等有关部门反映该问题,均未得到解决。”的辩解意见。

被告人金某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本案由于钱某的严重过错,其非法采矿行为严重影响了村民的饮水问题,引起村民民愤,政府部门和公安部门存在渎职行为,因此本案事出有因,不符合寻衅滋事罪无事生非的规定,不构成寻衅滋事罪。2、被告人金某主观目的系为制止钱某的非法采矿行为,不具有寻衅滋事的主观故意,客观上没有寻衅滋事的行为。3、被告人金某的行为为制止钱某的非法采矿行为,具有正当防卫的性质,不应认定构成寻衅滋事罪。

被告人刘某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刘某的行为具有合理性、正当性,目的为了制止钱某的非法采矿行为。2、被告人刘某的行为不符合寻衅滋事的构成要件。3、本案钱某对案件的发生存在过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寻衅滋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不应按照犯罪处理。

被告人于某1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本案系钱某非法采矿引起,事出有因,不具有无事生非的主观故意。2、钱某的行为不是合法生产行为,被告人于某1和其他村民的行为没有破坏社会秩序。3、被告人之间不存在共谋,没有共同犯罪的故意。4、钱某负有重大过错。综上,被告人于某1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被告人于某2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本案事出有因,被告人的目的是为了阻止钱某的非法采矿行为。2、被害人对矛盾的激化负有主要责任。3、被告人行为系为制止钱某的不法侵害,属于正当防卫。4、由于钱某的非法采矿行为严重威胁了村民后代生存,村民多次寻求政府救济,政府部门前期处置不力造成村民通过破坏非法采矿工具阻止非法采矿行为。

被告人金某2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本案发生的背景系钱某的违法行为,村民多次向政府部门反映,均未得到解决,事出有因,并非无事生非。2、村民采取的行为是为使国家利益不受损失采取的紧急避险行为。3、钱某的行为不是合法的生产行为,被告人与村民的行为没有破坏社会秩序。4、被告人之间没有共谋,没有共同犯罪故意。5、钱某具有重大过错。综上,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被告人于某5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于某5的行为动机是维护故县店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合法权益,目的是为了阻止钱某非法采矿行为的继续发生,不存在寻衅滋事的主观故意。村民多次到有关部门反映钱某非法采砂的行为,未能制止钱某非法采矿行为,本案的发生事出有因,于某5的行为不符合寻衅滋事的构成要件。2、钱某对矛盾激化负有重大过错。综上,被告人于某5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被告人于某3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于某3的行为动机为了制止钱某等人非法采矿行为,客观理由系因为钱某非法采矿严重侵害了被告人及全体村民的切身利益,被告人在所有救济途径无效后被迫实施的防卫性质的行为。2、本案系被害人以及钱某过错行为导致。综上,被告人于某3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被告人于某4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本案事出有因,并非无事生非。2、被告人主观上为了村民和自己的生产生活环境不被进一步破坏,不具有寻衅滋事的故意,客观上其行为具有制止非法采矿的正当防卫性质,不符合寻衅滋事的客观行为。3、被告人的行为具有正当防卫性质。4、具体的打砸行为除被告人供述以外无其他证据,证据不足。5、钱某等人存在重大过错。综上,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被告人金某3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金某3不具有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的目的,是为了制止钱某的非法采矿行为,与其他被告人不具有共同犯罪故意,打砸行为系毁坏钱某等人的犯罪工具。2、被告人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3、被害人具有重大过错。4、相关部门未能及时妥善的处理矛盾是本案形成的重要原因。综上,其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被告人魏某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本案发生在故县店村大桥北面河道上,并非公共场所,未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2、本案事出有因,钱某多次非法采矿,影响了故县店村民的正常饮水,村民多次信访未得到解决,不得已采取自救方式。3、被告人的动机系为了保护村集体的利益不受侵犯,制止钱某的违法犯罪行为,并非为了寻求刺激,逞强耍横。

被告人郑某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郑某不具有寻衅滋事的主观故意,目的是为了制止盗窃国家资源的犯罪嫌疑人。其到现场未参与打砸行为,不存在共同犯罪故意。2、郑某举报钱某违法犯罪行为,有立功表现。3、其行为构成正当防卫。4、属于从犯。5、被害人具有明显过错。

经审理查明:

夏张镇故县店村委与钱某签定了河道承包合同,在合同履行过程中,钱某擅自采挖河道内的河砂,泰安市岱岳区河道管理局分别于2016年5月5日、6月12日向钱某作出泰岱河稽字(2016)第24号、泰岱河稽字(2016)第34号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要求其三日内撤离采砂机具、七日内恢复原貌的决定。2016年6月16日22时许,时任岱岳区夏张镇故县店村村主任的被告人金某和时任村治保主任的被告人刘某得知钱某雇用的挖掘机、装载机又开到河道内时,二被告人从村委广播中召集村民前往该村北面的故县店河河道旁聚集护砂。当晚,故县店村村民听到广播后有一百余人陆续聚集在河道附近,泰安市岱岳区公安分局民警接到报警后迅速出警到达现场,向现场村民作劝解疏导工作。被告人于某1、于某2、金某2、于某5、于某3、于某4、金某3、金某4、王某、魏某、张某、于某6、于某7、于某8、张某2、钱某、郑某等人不听公安民警劝阻,为发泄情绪,将现场一临工牌型号50-953N装载机、一神钢牌型号200-6E挖掘机、一卡特牌型号320-D2挖掘机、一号牌为鲁C××比亚迪轿车、一号牌为鲁J××摩托车、一号牌为鲁J××桑塔纳警车损毁,并掀翻钱某搭建的一铁皮小屋,损毁了该铁皮小屋的防护网、门窗、空调等物品,并打伤被害人袭某、李某3。经岱岳区价格认定所鉴定,被损毁的物品总价值为404791元。经法医鉴定,被害人袭某、李某3伤情属轻微伤。

另查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与陈士洋于2016年2月4日签订车辆交易协议以160000元价格购买了临工牌型号50-953N装载机,于2015年8月30日与张乐广签订买卖协议以460000元价格购买了神钢牌型号200-6E挖掘机,经鉴定,临工牌型号50-953N装载机被损毁损失33263元,神钢牌型号200-6E挖掘机被损毁损失100918元。修复期间误工损失:206.85×20天=4137元,共计138318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袭某与利星行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利星行机械(济南)有限公司签订购买合同,利星行机械(济南)有限公司以1050000元价格向利星行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销售卡特牌型号320-D2挖掘机,由袭某租赁使用。经鉴定卡特牌320-D2挖掘机损毁价值244226元。修复期间误工损失:206.85×20天=4137元,共计248363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人当庭出示并经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书证

(1)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办案说明证实:2016年6月16日,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接报警于次日立案侦查,2016年8月3日在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故县店村将被告人金某4、于某1、于某2、于某4、于某5、王某、魏某、于某8、郑某、于某1抓获,在泰安市政府东门将被告人金某、于某7抓获。根据上述被告人供述,又确定了金某2、于某3、金某3、张某、于某6、张某2、钱某、刘某也参与该案,被告人金某2、张某接到村委工作人员通知后自行到案接受讯问,被告人刘某接到公安机关电话后自行到案接受讯问。其他被告人经传唤到案。

(2)身份信息查询结果证实:金某等十九名被告人出生日期、身份信息等户籍情况。

(3)泰安市岱岳区河道管理局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送达回证、水事违法案件现场勘验笔录、采砂现场勘查示意图、调查笔录、故县店河道承包合同书证实:钱某在案发前的5月27日开始在故县店桥北侧采砂,后被泰安市岱岳区河道管理局查获责令钱某限期恢复原貌。

(4)泰安市人民法院、费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释放证明证实:被告人于某1因犯盗窃罪于1983年11月16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于某2因犯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于2007年9月17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于2009年7月27日刑满释放。

2、证人证言

(1)证人于某2证言证实:他在案发时到达现场与魏某、于某2殴打铁皮屋内男子,并告诉金某3砸挖掘机主板,看到于某8持铁锨扯断了小屋的电线,郑兴元带着头灯参与了起哄。

(2)证人王某1证言证实:他听到村广播中金某、刘某的喊话后到达的现场,看到金某2带头喊:“给他砸了。”于某1也喊砸了,于某1、金某2用木棍及石头打砸现场两台挖掘机。

(3)证人王某2证言证实:他听到村广播到了现场,因其患有白内障,未看清具体现场情况。

(4)证人于某3证言证实:他听到村广播的召集后到了现场,看到故县店桥下的轿车被人掀翻,现场的机械设备被砸。

(5)证人张某1证言证实:他在泰安市双合汽车修理公司工作,该厂曾修理过一辆牌照为鲁C××的比亚迪轿车。

(6)证人张某2证言证实:其负责维修的被损坏的挖掘机及装载机的情况。

(7)证人王某3证言证实:2016年6月16日晚其操作挖掘机在故县店桥附近清理河道时,来了很多村民,他将挖掘机停到故县店大桥下离开现场。

(8)证人边某证言证实:袭某开到现场的挖掘机被损坏以及更换部件的情况。

(9)证人丁某证言证实:他于案发当晚开车从东平路过故县店大桥时,下车观看时被村民拦住殴打,车牌也被村民摘下,车后备箱被砸了两道痕迹。

(10)证人李某2证言证实:案发当晚10时许,其看到钱某在故县店大桥下开始挖砂,他将此事告诉了刘某,后现场来了很多村民。

(11)证人董某证言证实:他在泰安市岱岳区夏张镇政府工作,案发当晚他和赵某到达故县店河道处,看到停放在桥底下的一辆挖掘机驾驶室玻璃被砸碎。

(12)证人赵某证言证实:其系夏张镇故县店管区书记,6月16日晚11时许他与董某、任某前往故县店村大桥,发现聚集了一二百名村民,现场挖掘机等设备被村民砸坏。

(13)证人任某证言证实:其系夏张镇故县店管区主任,6月16日晚11时许,他与董某、赵某前往故县店村,大桥西边聚集了村民,岱岳区公安局刘局长用扩音器与村民进行沟通,村民渐渐散去,第二天天亮时发现现场挖掘机、装载机等物品被损坏。

(14)证人张某3证言证实:其系夏张镇公安派出所协勤,6月16日晚上接110指令后,夏张镇公安派出所民警出警到故县店大桥,当时五六十名村民聚集在桥上,泰东路往河里走的路上有一百多人,现场村民情绪激动,他们进行劝阻,现场部分村民将挖掘机等设备砸坏。

(15)证人钱某证言证实:2014年1月27日与夏张镇故县店村委签订合同,主要内容就是河道清理、建设拦水坝、河道加固、绿化种植养殖等,之后因为村民不同意施工停止了,也没有交付45万承包费。2016年5月27日,他断断续续的往外拉了四五天。2016年6月16日22时许,在夏张故县店村北桥下部分村民将其租赁的的两台挖掘机、一台装载机、一辆比亚迪轿车砸坏,将现场的一个小屋掀翻,损失40余万元。

(16)证人徐某证言证实:2016年6月16日晚上,在夏张故县店村北的沙场里面,他与一挖掘机司机被故县店村民打伤,比亚迪轿车被掀翻,挖掘机被砸坏。

(17)证人杨某证言证实:2016年6月16日22时许,他骑着摩托车去夏张镇故县店桥河坝砂场找看砂场的李某3,把摩托车放在砂场小屋旁边出去买菜,之后听说砂场有人打砸,摩托车被砸。

(18)证人李某1证言证实:2016年6月16日22时许,其停放在夏张故县店村北桥下的一台挖掘机、装载机被砸坏。

(19)证人于某1证言证实:其到达现场后听见于某1、金某2、郑某起哄比较积极。

3、被害人陈述

(1)被害人李某3陈述:2016年6月16日晚上,他和徐某在夏张故县店村北的砂场给钱某看家,大约晚上8时左右,故县店村广播上有人喊:“全体村民到桥头集合”连续喊了五六声,过了十五六分钟河道里陆续聚集了故县,有人砸挖掘机、装载机,掀翻比亚迪轿车和板房,并殴打他和徐某。

(2)被害人袭某陈述:2016年6月16日22时许,他在夏张故县店大桥东边河滩上阻拦村民打砸挖掘机的过程中,被十几名村民殴打,卡特牌挖掘机被砸坏。

4、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

(1)被告人金某供述:2016年6月份开始,钱某以整治河道为由在夏张镇故县店大桥北侧桥头西处施工挖砂。2016年6月16日,村委委员刘某、于某1等人找到他,刘某先在村广播上喊了“村党员、群众去大桥上去,有偷砂的”,在于某1、刘某等人的怂恿下,他也在村广播喊“全体党员、村民都去大桥北头,有偷砂的”,喊了四五遍后,他来到大桥桥头,看到村民越聚越多,警车也来了,于某1在现场起哄。之后他回家了,等他再到桥头时,发现挖掘机等设备已被砸坏。

(2)被告人刘某供述:他和于某1找到金某,他先在村广播上喊:“党员和村民赶快到河道逮偷砂的。”金某又在村广播上喊了该内容。之后他到现场看到聚集了很多村民,警车也到了现场,村民不听警察劝阻,掀翻了轿车、铁屋子,还砸了挖掘机。

(3)被告人于某1供述:他听到金某、刘某在村广播要求到达现场,在现场他起哄掀铁屋子,并带头与村民将现场的一间铁皮屋子掀翻。

(4)被告人于某2供述:他听到村广播到达现场后,与于某1、金某2、王某等人共同掀翻了黑色轿车,用铁锨砸了比亚迪轿车,于某1、金某4、金某2等人掀翻了铁皮屋,郑某在现场起哄。

(5)被告人金某2供述:他到达现场后听到于某1起哄,他也跟着喊掀铁屋子,他和于某1等人一起掀铁皮房没掀动,他与于传会、于某2等人掀翻了一辆黑色小轿车,还在现场持木棍砸挖掘机、装载机。

(6)被告人于某5供述:其听到有人在村广播上要求到河道去,赶至现场,在现场他与部分村民一起将铁屋子掀翻,用木棍砸挖掘机、装载机。于某7、于某6、金某3、于某4也参与砸挖掘机。在现场于某1、金某2、郑某、于承全等人比较活跃。

(7)被告人于某3供述:其到达现场后,用石头砸挖掘机,并用棍子砸铲车发动机的部位,参与掀桥下的黑色轿车,将砂子洒在挖掘机的液压油箱中。

(8)被告人于某4供述:其听到广播到达现场后用石头砸铁皮屋,用砖头砸警车,持木棍砸挖掘机和装载机的管子。于某1、金某2、于峰、于某7、魏某、王某参与砸挖掘机和装载机,金某3喊着把挖掘机的电脑砸了,于某2、于某8、王某、于某1、于承全等人用石头砸铁皮屋,于某1、金某2、魏某、于某1掀翻小轿车。

(9)被告人金某3供述:其听到广播到达现场,于某2指使他砸挖掘机的电脑,他持棍子砸装载机。张某在现场用手电照着,金某4指挥打砸,于某5、于某4参与打砸装载机,于某2参与打人,于某1、魏某、金某4在现场起哄。

(10)被告人金某4供述:其在案发现场持木棍破坏了装载机的空气滤芯,并证实于某1、魏某、于传奇的儿子、于某8、于承全、金某2等人砸板房和摩托车,于某5、于某4、金某3、于某7、张某、金某2等人持木棍砸挖掘机并掀翻的小轿车,金某3喊把挖掘机电脑砸坏,接着,金某3、于某7等人把两台挖掘机的电脑砸坏了。

(11)被告人王某供述:其听到广播后到达现场阻止民警录像,起哄砸铁皮屋,他和于某1、于某8、于强、魏某等人共同掀小屋,紧接着他们又将轿车掀翻,在于某1、金某2的带头下,他和于某2、金某2、于某1、魏某、于某4、张某砸了挖掘机。

(12)被告人魏某供述:其听到广播后到达现场后看到于某1、于某2、王某、张某2殴打司机,他和于某1、于某8、郑某、王某、于某2、张某2、金某2、于某5父子、于承全参与掀轿车,金某4、于某4、张某、于某3等人砸的挖掘机。

(13)被告人张某供述:其到达现场后,看见于某1、金某4砸挖掘机、装载机。于某8拿铁锨把电线铲断,并砸挖掘机、打人。于某4、金某4、于某1、魏某等人砸挖掘机。金某2带头用石头砸小屋。郑某在现场起哄。他参与了掀铁屋及小轿车。

(14)被告人于某6供述:其到达案发现场后,持木棍打砸了挖掘机和装载机。于某7、金某3也参与打砸挖掘机和装载机。

(15)被告人于某7供述:其到达现场后看到于某1、郑某起哄最厉害,于某1、于某5砸挖掘机,他捡了两块石头砸在装载机上。

(16)被告人于某8供述:其听到村广播后到达现场,用铁锨把北边小屋外面的电线掐断了,并且参与掀翻现场的摩托车及小屋,他拿出火机准备点摩托车时被警察制止。

(17)被告人张某2供述:他听到广播后到达现场,他和魏某、于某5、于某4、于某8、于某2掀铁皮屋,于某1提出掀小车后,他和于某2、魏某、于某5、王某、于某7、金某4、于某4、于承全、金某2参与掀轿车,并参与殴打司机。

(18)被告人钱某供述:其到达现场后参与掀小屋以及用石头砸小屋,并与他人一起掀翻了摩托车,殴打了一名男子。于某8、魏某、于承全等人参与掀摩托车。

(19)被告人郑某供述证实:他到达现场后参与起哄,阻碍民警录像。金某2、于某5父子、于某7、张某、于某1、于某3、王某、魏某掀的轿车,他和金某2、于某5父子、于某7、张某、于某1、于某3、王某、魏某等人掀小屋没有掀动,他在其他人掀小屋时起哄喊号子。

5、鉴定意见

(1)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被毁损挖掘机、装载机等物品价格共计404791元。

(2)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被害人袭某、李某3伤情构成轻微伤。

6、勘验、检查、辨认、侦查实验等笔录

(1)辨认笔录证实:经被告人于某3的辨认,辨认出金某3系打砸挖掘机电脑主板并将砂子撒到挖掘机液压油箱的男子。

(2)现场勘验笔录证实:案发后的6月17日7时许办案民警对案发现场进行勘验的情况。

以上证据当庭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向法庭出示以下证据:

(1)机动车登记证证实:鲁C××比亚迪微型轿车车主登记为赵金龙,发证日期为2010年3月29日。

(2)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保险单、发票证实:鲁C××比亚迪微型轿车于2013年2月28日在该公司加入第三者责任险五万元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

(3)机动车销售发票、购置税发票证实:赵金龙于2010年3月17日以25555.56元购买比亚迪轿车。

(4)车主赵金龙身份证复印件一份。

(5)旧车交易合同一份:徐某于2014年3月11日与尚波签订合同购买鲁C××比亚迪微型轿车。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向法庭出示以下证据:

(1)车辆交易协议书:李某1与陈士洋于2016年2月4日签订合同,购买临工装载机,价格160000元,发动机号WD10G220E-21。(协议背面附陈士洋书写收款证明)

(2)挖掘机买卖协议、张乐广书写收到条:李某1与张乐广于2015年8月30日签订协议,以46万元购买神钢200E-6挖掘机。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袭某向法庭出示以下证据:

(1)购买合同:买方利星行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卖方利星行机械(济南)有限公司,承租人袭某。价格105万元。

(2)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交易明细:袭某自2016年6月16日至12月28日共付给利星行137514.58元。

(3)利星行机械(济南)有限公司显示器供货情况说明:卡特320D2操作控制显示器,需从国外调货,供货期2个月左右。

(4)工程施工合同:袭某与钱某签订合同每日2400元工程费,时间为2016年6月7日。

本院认为,被告人金某、刘某、于某1、于某2、金某2、于某5、于某3、于某4、金某3、金某4、王某、魏某、张某、于某6、于某7、于某8、张某2、钱某、郑某为发泄情绪,任意损毁公私财物,情节严重,随意殴打他人,致二人轻微伤,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寻衅滋事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应当依法惩处。

对各被告人以及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现评论如下:

一、关于被告人以及辩护人提出的“本案事出有因,被告人金某等人不具有无事生非的主观故意”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被告人金某等人因钱某的采砂行为向有关部门反映,泰安市岱岳区河道管理局分别于2016年5月5日、6月12日向钱某作出泰岱河稽字(2016)第24号、泰岱河稽字(2016)第34号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案发当晚,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接到报警后,公安民警迅速赶到现场,本案被告人在有关行政机关已经作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民警已经出警到现场的情况下,不听从民警劝阻,为发泄情绪,实施了任意损毁公私财物、随意殴打他人的行为,被告人的行为均符合寻衅滋事的构成要件。

二、关于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的行为系为了制止钱某的不法侵害,属于正当防卫”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正当防卫必须系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案发当晚,钱某所雇用的挖掘机、装载机均停放在现场,公安机关民警已经出警至现场,在此情况下,钱某等人没有亦不可能实施采砂行为,因此各被告人的行为不符合正当防卫的起因条件和时间条件,该辩护意见不成立。

三、关于各辩护人提出“钱某具有过错”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钱某非法采砂行为已经由有关行政机关作出处理决定,不影响本案被告人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但鉴于该情节,可以依法对各被告人从轻处罚。

四、关于辩护人提出“各被告人之间没有预谋,没有共同犯罪故意”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本案被告人金某、刘某召集其他被告人到达案发现场后,各被告人主观上均明知当晚的打砸行为性质、所造成的危害后果,在打砸过程中形成了统一的意思联络,因此,各被告人之间具有共同犯罪故意,该辩护意见不成立。

五、关于被告人魏某的辩护人提出“本案发生为故县店村大桥北面河道上,并非公共场所,未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寻衅滋事罪侵犯的客体系社会公共秩序,是根据法律和社会公德确立的公共生活规则所维持的社会正常秩序。本案各被告人的任意损毁公私财物、随意殴打他人的行为给公民的人身和公私财产造成了危害,侵害了社会公共秩序,符合寻衅滋事的构成要件,该辩护意见不成立。

六、关于被告人郑某的辩护人提出“郑某没有实施具体的犯罪行为,未参与打砸行为,不存在共同犯罪故意”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根据本案被告人供述,被告人郑某到达现场后,起哄助威,煽动其他被告人的打砸行为,对造成的危害后果持有放任态度,其具有寻衅滋事共同犯罪故意,该辩护意见不成立。关于其辩护人提出“郑某举报钱某违法犯罪行为,有立功表现”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被告人郑某归案后在供述其犯罪行为时供述钱某非法采砂行为,系供述与其犯罪行为相关联的他人非法行为,不符合立功的构成要件,不应认定为立功。关于其辩护人提出“系从犯”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被告人郑某在共同犯罪过程中,积极参与,在案发现场起哄煽动,不属于次要和辅助作用,该辩护意见不成立。

被告人刘某、金某2接到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以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某接到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案,但是在公安机关对其进行第一次讯问时,没有如实供述,不符合自首的构成要件。

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提起的民事赔偿要求,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不予支持;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提起的民事赔偿要求,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提供证据证实现场被毁损比亚迪汽车车辆登记人为赵金龙,无其他证据证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系该车辆的合法所有人,本院不予支持,待其有新的证据后可另行起诉。

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袭某、李某1分别提起的民事赔偿要求,由于金某等十九名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袭某、李某1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袭某、李某1要求赔偿被毁坏车辆价值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袭某、李某1分别提起的赔偿挖掘机、装载机被毁损期间的误工损失,经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袭某、李某1提供证据不能证实其误工期间以及误工收入,不予支持。对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袭某、李某1在挖掘机、装载机修复期间的误工损失,酌情予以赔偿合理修复期间二十天的误工损失。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主张的其他损失待其有新的证据后可另行起诉。

根据各被告人犯罪事实、性质、情节、认罪态度、社会危害性以及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三项、第二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四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金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被告人刘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

被告人于某1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3日起至2018年8月2日止。)

被告人于某2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3日起至2018年8月2日止。)

被告人金某2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被告人于某5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被告人于某3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被告人于某4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被告人金某3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被告人金某4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被告人王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

被告人魏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

被告人张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

被告人于某6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

被告人于某7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五个月,缓刑六个月。

被告人于某8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五个月,缓刑六个月。

被告人张某2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五个月,缓刑六个月。

被告人钱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

被告人郑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

(以上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二、被告人金某、刘某、于某1、于某2、金某2、于某5、于某3、于某4、金某3、金某4、王某、魏某、张某、于某6、于某7、于某8、张某2、钱某、郑某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经济损失138318元;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袭某经济损失248363元。十九名被告人互负连带赔偿责任。(以上赔偿款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付清)

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徐某的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

审判长张丽

审判员王平

人民陪审员贾俊河

二〇一八年三月三十日

书记员赵子鹤

书记员宋美娟

?

?

?

?

?

?


推荐资讯/ Recommended News

电话:13869148898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舜泰广场11号楼北区9层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济南刑事律师,山东刑事律师,济南刑事律师事务所,济南刑事辩护律师,济南取保候审律师,济南刑事会见律师 ag88|首页 版权所有 鲁ICP备16011925号
友情链接: ag88|首页_婚姻家事部